首页 »

那一年,哈德孙河上的奇迹

2019/8/14 5:53:00

那一年,哈德孙河上的奇迹

 

劳拉·齐柯从来都不喜欢鸟,本·波斯蒂克一直害怕淹水。但是2009年1月15日,他们同时遇到了这两样东西,他们乘坐的全美航空公司1549号航班客机因飞鸟撞击导致引擎故障,坠入纽约哈德孙河。不过,飞机上的乘客却全部获救,被称为“哈德孙河上的奇迹”。

 

一年过去了,这个奇迹又给大家带来了惊喜。2009年的1月15日,他们还是陌生人,而到了2010年的1月15日,他们已经成为了情侣。

 

平凡的邂逅

 

31岁的劳拉是贝尔克百货公司的采购员,她当时正在纽约调查时装行情。坠机事故发生那天,她拖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到了机场,准备返回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的家中。

 

39岁的本·波斯蒂克是在线房屋贷款信息服务商Lending Tree的员工,当天他正在纽约出差,在登机口的时候,他看到了1.75米高的劳拉。在飞机上找座位的时候,他又看到劳拉从自己身边走过去,他当时想:“如果她坐在我旁边就好了。 ”

 

本的座位是20A,靠着飞机的左边窗口。劳拉的位置则在前三排——17D,靠着走道。

 

这就像很多平凡的邂逅一样,没人会对此抱有多大的期待。本拿起一本书来读。劳拉根本没注意到本,她也拿起了一本杂志随手翻着。

 

而在驾驶舱内的机长,是57岁的的切尔西·苏伦伯格,他曾驾驶过战斗机,有过40年驾龄,自从1980年以来,一直在全美航空工作。他的专业技能无疑在接下来的事故中成为拯救大家命运的关键。

 

最可怕的事

 

重新回到1549航班。搭载着5名机组人员和150名乘客,飞机起飞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正以每小时250英里的速度前进,突然撞上了一群飞鸟。有些乘客回忆说,他们当时听到了重击声。

 

本说:“有位女士尖叫了起来”。他朝窗外一看,“后边的引擎着了火。 ”他立马感觉到,事情不妙。

 

飞机开始向左倾斜,机舱内似乎还飘着飞鸟被烤熟的味道,到处乱飞的羽毛和一些火焰。这时候,由于飞机的两个引擎都失灵了,机舱内没有了以往的轰鸣声,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安静。乘客们开始窃窃私语,有的人以为,他们会返航,飞回拉瓜迪亚机场。

 

这时候,机长苏伦伯格的声音透过扬声器传出,“抓紧了,小心碰撞!”

 

本说:“那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可怕的事情。我脑子里在想:这是真的吗?我就要死了吗? ”

 

在前排的劳拉想到的是,要不要给家人打电话?她最后还是决定不打,她想着,如果家人没接电话,她在留言机上留下的讯息该是多么得让人沮丧,但是如果家人接了电话,她又该说什么呢? “60秒后,你们再也没办法和我说话了。 ”

 

她俯下身子,为接下来的撞击做好准备。心里还在想着:“这是真的吗? ”

 

他想到了她

 

当飞机默默地向前滑行时,本每隔一会儿就朝外面张望一下,他看到他们正在掉向水中。他想:“要死就快点吧,给我个痛快。 ”

 

最后,飞机扎进了冰冷的哈德孙河中。机舱内响起了安全带被解开的声音,浸入的水打湿了劳拉的靴子。她抓紧了自己的包和手机,因为她想,手机上有全球定位系统,这可以让救援人员早点找到自己。

 

她最后退到了飞机的左翼上,随着水面一上一下地起伏。她给父亲打了电话:“爸爸,我是劳拉,我碰到坠机事故了。 ”

 

然后,她慢慢地平静下来,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获救。

 

由于出口太小,有些乘客还被堵在机舱内。头等舱的空乘人员把他们领到了飞机的前部,本是从椅子上爬过去的。到达出口处的时候,他看到四周都是水。最后,他手里紧抓着椅子坐垫,跳向救生艇。因为当时人多得像沙丁鱼,他真怕救生艇会翻掉。

 

平安抵达岸边后,和他一起劫后余生的同事对他说:“你知道,如果我们和你一样还是单身的话,今晚我们会干什么吗? ”

 

本想到的是那位长腿卷发的美女。他很想知道她怎么样了。

 

亲人或情侣?

 

当晚,本喝了一瓶酒,这才鼓起勇气又坐飞机回到了夏洛特市的家中。随后媒体对他们开始进行大量的报道,劳拉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了本。

 

不久,他们在社交网站“脸谱”上成为了朋友。1549航班的幸存者成立了一个组群。他们相互之间就好像家人一样,大家都把机长苏伦伯格当成英雄。他们定期举行聚会,还出了一本书——《哈德孙河上的奇迹》,讲述这个奇迹如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事故发生半年后,其中20位幸存者和他们的家人一起办了个聚会,本和劳拉第一次面对面认识了。本说:“我在飞机上就注意到你了。 ”

 

他们一开始都在和另一名幸存者说话,随后两个人开始单独聊,聊自己的秘密,聊他们对人生际遇的看法,一直聊到了第二天早上6点钟。按劳拉的说法,“我们对上眼了。 ”

 

一开始,他们并没有想要发展成情侣关系。本说:“我们是亲人,我们不想破坏那层关系。 ”

 

但是最后,爱情的火花还是爆发了。

 

(本文摘自《新闻晚报》。本文编辑:洪俊杰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