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跑步也要讲礼仪!一名马拉松“老炮”第12次上马后的冷思考

2019/10/10 1:55:19

跑步也要讲礼仪!一名马拉松“老炮”第12次上马后的冷思考

 

编者按:

2016上海马拉松10月30日落幕,马拉松运动再一次让这座城市成为体育的节日。在不少媒体、社交软件给予高度评价的同时,今年21岁的上海马拉松究竟还有哪些独到之处,从对标世界顶级马拉松来看,究竟有哪些细节需要进一步完善?显然,追求卓越,不会随着上马落幕而停止脚步。

 

作为一名资深跑者,这是陈国强第12次参与上海马拉松,他也同时拥有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卡梅尔、伊利诺伊等海外马拉松的参赛经历。在他看来,相比马拉松的竞赛成绩,对马拉松文化的敬畏、对赛道礼仪的遵守,在上海马拉松下一个21年的发展中,或许要得到更进一步的重视。

 

 

 

从2003年到2016年,这是我的第12次上海马拉松,此前我曾连续10年参加上马(2003-2012)。作为一名拥有18年跑龄的选手,我主要想说一个和组织者没有太大关系的话题:赛道礼仪。

 

为了冲明年上海马拉松全程的精英名额(成绩出色的选手可不用抽签可直接获名额),我从D区等了7分多钟才出发,一路猛追至少超越了1万人,最终3小时24分01秒到达全程终点,算是本人12次上海全马最快的一次。

 

马拉松选手的文明礼仪,也决定了一个城市马拉松赛事的细节成败。

 

在马拉松赛道上,有一些最起码的跑步者礼仪。在一路超越向前跑的过程中,我特别深切地感受到,相比上海马拉松的开放和进步,部分跑者的赛道礼仪或许有些“拖后腿”了。 比如,有一些跑者边跑边聊天,跑得比较慢,这都没有问题,但作为一种赛道礼仪,不能三四个人一起横着还边跑边聊,这就挡了其他选手超越的路,影响到其他选手的发挥。就像开车时一般都会留出左边的超车道一样,马拉松的赛道礼仪,应该也要留住最左边两个人的空位,这是最基本的礼仪。

 

还比如,在经过补给站拿水的到时候,需要一种对礼仪的遵守。一般来说,当一名选手需要喝水或拿水的时候,需要提前往后摆手,提醒其他跑者注意避让,因为拿水会降低速度,如果不摆手打招呼“急刹车”,容易引发冲撞甚至发生事故。

 

马拉松的礼仪还包括,赛前起跑时不要拥挤,现在大家都喜欢边跑边互相拍照,包括在终点的背景板前留影,如果大家各管各就挤在一起。其实这也需要讲秩序,如果大家排队的话速度其实更快。这就和乘坐公共汽车一样,如果有人管理和引导还会好很多,比如我们的志愿者可以客气热情引导就好了。当然,志愿者连续工作五六个小时,已经很辛苦,但就是像拍照这样的细节,其实也是马拉松礼仪包括是参与者整体文明素质的体现。

 


马拉松是一项占用城市资源的运动,每个支持赛事举办的市民,也是这项运动成功举办的幕后英雄。

 

在我看来,科学训练、量力而行、循序渐进地参与马拉松,是一种更重要的马拉松礼仪。很多人根本没跑过20公里的训练量,就敢参与半程马拉松,殊不知一旦出现意外,就会占用很多的医疗资源和社会资源。所以,对一名跑者来说,有时候放弃比坚持更可取,在身体条件不好的情况下,不顾客观条件去硬冲而增加组委会的风险、占用社会资源,在我看来就是缺乏马拉松礼仪的一种表现。

 

其实,我从2003年开始跑上海马拉松,当初最大的感受是自己非常孤独地在跑步,现在马拉松运动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和潮流;当初的马拉松名额非常宽裕,甚至白送也不一定有人要,现在要靠抽签撞运气;当初的马拉松纯粹是一项体育活动,现在商家和社会各界的加入有了更多市场化的色彩。

 

我个人感觉,随着上海马拉松运动的升温、参与人数的不断增多,关于马拉松礼仪的问题也会逐渐显露,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宣传和教育。需要有人告诉他们,在细节上哪些是可以做的,哪些是不合适的。

 


陈国强2013年参加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马拉松赛。

今年跑完第12次上海马拉松的陈国强在赛后留影。

 

上海马拉松已经有了21年历史,最大的特点是国际化,这在全国肯定是排在第一位的,我作为参与者也是感觉越来越好。此外,从完赛率来看,全马95%、半马98%的数据表明上马的水平比较高。这次的天气很给力,赛后第一次启用体育场内场也很棒。 看得出,上海马拉松确实在不断学习,借鉴国外马拉松一些好的做法。我在2014年跑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马拉松时,终点就放在橄榄球体育场,现场有大屏幕播放每个人冲刺的镜头,主持人会说第几号选手谁正在冲过重点,每个选手都像是明星一样。

 

上海的地位摆在那里,既然做马拉松,肯定要做全国最好的马松。上海的文化也是海纳百川,国内国外只要是好的,都可以拿来为我所用,所以上海马拉松不可能会说我已经做得够好了,只会说追求卓越,永无止境。所以从高标准严要求的角度来说,我作为一名还算有点年头的跑者,也说说自己的想法。

 

首先,3.8万人的参赛人数众多,是否可以改变一枪起跑为多次发枪起跑?如果一枪起跑,3.8万同时开跑,前面10公里根本跑不开。为了有更好的体验,可以考虑借鉴芝加哥、东京马拉松等做法,采取分枪起跑的做法。

 

其次,建议精英通道的成绩,应该根据年龄来划分。目前上海马拉松就是一刀切,不管你什么年龄,只要是3小时25分的成绩以内,就可以直接获得第二年资格。波士顿马拉松的做法是,5岁就是一个年龄组,每个年龄组的精英通道成绩都是不同的。

 

最后,是进一步提升志愿者的整体服务能力。应该说上马的志愿者都很年轻很有活力,但大多数对马拉松运动并不是非常了解,虽然经过了培训,但只能知晓自己负责范围内的事情。比如,管存衣车的志愿者只知道车在那里,并不知道厕所在哪里。问题选手到了终点,内急是选手最需要解决的事情,如果每个志愿者都能知晓一些核心细节,包括现场设置更明显的标记,或许就更好。

 

今年上海马拉松给我留下超好的感觉,因为我在9月参加了4场半程和全程马拉松进行备战,所以跑下来酣畅淋漓。不管如何,只要上海马拉松继续安静专业地为跑者做好服务,我相信就会有更多资深跑者给予理解和支持,上海马拉松这张城市名片也会越来越靓丽。

 

 

 

作者简介

 

姓名:陈国强

职业:上海体育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上海体育学院体育、媒介与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简历:从1998年第一次参加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全程比赛以来,在国内外参加过北京、上海、杭州、厦门、无锡、武汉、长白山、印第安纳波利斯、卡梅尔、伊利诺伊等20多次全程马拉松;杭州、扬州、苏州、横店、文成、从江、布鲁明顿等近10个半程马拉松;宁波山地、开化、武功山等山地越野赛事。曾连续10年参加上海全程马拉松赛(2003-2012)。担任过2016年森林马拉松长白山站430兔子、2016杭州马拉松400兔子。除了跑者,还以马拉松观察者、研究者的身份出现在马拉松赛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