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喂胖中国孩子的,除了父母还有谁?

2019/10/10 1:55:20

喂胖中国孩子的,除了父母还有谁?

 

央媒关注儿童肥胖

 

随着生活质量的改善,儿童的身高也有了显著的提升,由此而来的社会问题也开始突显,比如前几天“起诉上海迪士尼儿童票”便闹得沸沸扬扬。

 

孩子变高似乎是好事,可是,孩子变胖却非如此。《半月谈》一篇报道,将儿童肥胖问题推向了舆论焦点。

 

文章援引北京中小学生健康数据显示,6岁至13岁中小学生超重率为15.9%,肥胖率为16.9%,分别高于全国6.3和10.5个百分点。

 

但肥胖绝不是一种“城市病”,农村孩子同样备受困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学生营养室副主任张倩说, 1985年至2014年间,我国7岁至22岁青少年肥胖检出率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其中,城市男生30年间增长了约25倍,乡村男生增长了约45倍。

 

文章不禁要问:谁喂胖了中国孩子?

 

 

更是一个“世界难题”

 

我国儿童的肥胖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呢?

 

去年发布的《中国儿童肥胖报告》称,1985-2014年,我国7岁以上学龄儿童超重率也由2.1%增至12.2%,肥胖率则由0.5%增至7.3%,相应超重、肥胖人数也由615万人增至3496万人。如果不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至2030年,7岁及以上学龄儿童超重及肥胖检出率将达到28.0%,超重肥胖的儿童数将增至4948万人。

 

 

也就是说,10年之后,每3个学龄儿童就有1个小胖子。

 

7岁以下学龄前儿童的肥胖问题同样值得关注。上海首份《学龄前儿童运动发展与睡眠健康万人问卷报告》显示,在调查的9833名儿童中,超重儿童1472例,超重发生率14.97%;肥胖儿童912例,肥胖发生率9.27%。

 

儿童肥胖不是“中国特色”,更是一个“世界难题”,尤其是亚太地区。

 

世界卫生组织曾警告,2016年,全球5岁以下超重儿童已超过4100万,其中一半在亚洲。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业显示,亚太地区儿童肥胖症患者增长迅速,2000年~2016年间,5岁以下超重儿童数量增加38%,趋势不容乐观。

 

肥胖看似只是一个儿童的体型问题,但事实上,却会对孩子的学习能力和身体健康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

 

@北京健康教育 指出,肥胖儿童常因体重过重,下肢发育不良、反应力、抵抗力下降而容易发生感染,更重要的是肥胖危害着儿童少年的身心健康,导致学习能力下降,出现自卑、抑郁、焦虑等异常心理。

 

此外,成人期特有的慢性病,如高血压、糖尿病、血脂异常等,已经在超重肥胖的儿童中出现,并且比例也越来越高,儿童期的超重和肥胖往往还会延续到成年期。

 

 

网友吐槽:

有种饿叫“奶奶觉得你饿”

 

为什么中国的“胖娃娃”这么多?难道都是家长怕饿着了吗?

 

不得不承认,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在儿童肥胖事业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新浪看点 吐槽说,有种饿叫“奶奶觉得你饿”,在祖辈的认知里,圆圆的脸蛋、胖嘟嘟的孩子意味着身体更健康、得到了更好的照顾——“这对于经历过饥饿年代的中国祖辈们来说,吃得胖是最开心的事。”

 

另外,零花钱的增加,无形中也促使孩子们“横向发展”。

 

《预防医学》发表了一项研究,主要分析城市儿童零花钱数量的增加与其饮食行为、体重状况和学校对不健康食品采取防范措施之间的关系。该研究发现,零花钱与城市儿童患肥胖症之间的显著相关性。

 

该项对1648名学生的调查显示,其中69%的中小学生每周都会得到零花钱。与没有零花钱的同龄人相比,有较多零花钱(每周10元或更多)的中小学生食用或饮用了更多含糖饮料、零食、西式快餐以及路边摊等高热量或致胖食品,并且他们患超重或肥胖症的可能性也比没有零花钱的同龄人高出45%~90%。

 

在预防肥胖方面,荷兰特文特大学教授贾鹏在《国际肥胖期刊》发表文章称,在16所参与调查的中小学当中,有12所学校对食堂食物有相关规定,但仅有1所学校对校内食品售卖有规定,而对校园周围商贩或移动摊位食品有管制或规定的也只有4所学校。同样,学校在健康食物倡导、食物价格监督和营养章程制定方面也较为缺乏。“学校在这方面应该有更多主动权,”贾鹏说,“去倡导售卖一些健康食品,抵制不健康的食品。”

 

《中国医药报》则将矛头指向了数字媒体——对儿童来说,“三高”食品以卡通形象做广告是非常有效和有说服力的营销手段。

 

当儿童使用手机上网时,规模化的平台可以借助算法向儿童投放更多隐性的且可长期观看的广告。在数字时代,儿童食品的广告营销手段更有针对性。WHO也呼吁,各国政府需竭尽所能保护儿童免受“垃圾食品”的复杂在线营销的侵扰。

 

众所周知,运动的减少也将导致儿童肥胖。《中国学龄儿童少年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报告》发现,我国儿童的运动量确实比较低,我国6~12岁儿童少年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比例只有4.7%,13~17岁少年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比例只有8.1%。

 

此外,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马冠生教授还提到了另一个有趣的现象——一般情况下,父母中有一方胖的,孩子将来胖的几率是25%,父母双方都胖的,孩子将来发生肥胖的概率有50%~70%。

 

如此看来,孩子发胖,父母有责。

 

 

解决儿童肥胖,

光靠父母不行

 

既然儿童肥胖已经成为社会议题,解决这一难题,绝不该局限在家庭内想办法。

 

如今,已有多个国家制定了相关政策。《人民日报》拿荷兰和意大利做例子,比如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推出“健康体重”计划,政府和卫生部门出台了一揽子帮助计划,包括对儿童提出饮食建议,组织和监督儿童参加体育活动,以及安排志愿者家访等,已让该城市超重和肥胖儿童的比率下降了12%。

 

意大利政府也投入了大量资金,让学龄儿童增加体育锻炼,打造更健康的校园食谱等,防止儿童肥胖的流行。

 

在减少儿童肥胖率方面,英国大概是不得不提的,有数据显示,英国10到11岁的儿童中,有1/25的人现在被归为“严重肥胖者”。

 

因此,英国打算制定一系列“极致严苛”的政策。比如,超市需要将糖果、巧克力和其他不健康的零食从过道和收银台处移走;禁止促销垃圾食品;地方当局应该有权限制在其地区开设的快餐店数量;政府禁止不健康产品赞助体育俱乐部、场地、青年联赛等比赛项目;像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公司应该减少儿童接触垃圾食品广告的风险。

 

另外,英国政府已对碳酸饮料征收了糖税,但国会议员们呼吁它进一步采取“财政措施”。这还包括将糖税扩展到以牛奶为基础的饮料,如奶昔。

 

 

而《中国儿童含糖饮料消费报告》也建议,我国应该加快营养立法,限制含糖饮料广告、促销,对含糖饮料征税。此外,开展我国儿童含糖饮料及添加糖消费状况的专项调查,建立含糖饮料消费监测和评价系统,了解不同人群含糖饮料的消费行为,根据监测的数据评估和制定相关政策。

 

就个体而言,要想控制儿童体重,依旧是“管住嘴迈开腿”六字真言。北京卫计委@北京12320在聆听 建议:一方面通过调整饮食结构减少能量摄入,比如不喝含糖饮料,少吃炸鸡、汉堡等高能量食物;另一方面是增加能量消耗,比如每天应进行至少60分钟的中等强度身体活动(如跑步、跳绳等),每天看电视、电脑或手机等屏幕时间应限制在2小时以内。这样的减肥方式不仅有助于儿童养成良好的饮食运动习惯,而且体重减下来之后也更容易维持。